设为首页
热门搜索:雄安生活门户 
本网供稿:雄安生活门户
当前位置:雄安生活门户-提供热门的雄安新闻和本地便民生活服务信息! > 看雄安 >
 

“综八代”《好声音》首播夺网页游戏net323700冠,8年近30亿冠名费,助浪子小刀bt力灿星IPO

来源:未知  日期:2019-07-23 15:07:12  浏览次数:59

《中国好声音2019》如期而至,今年已经是“好声音”系列的第8年,作为一个生存8年的长寿综艺IP,其首期的吸引力仍然不错。

 

从收视上来看,据酷云数据显示,《中国好声音2019》首期最高收视率达2.6%,位列同时段第一,节目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也突破7000万。

500

本季好声音的导师阵容迎来大换血,导师年龄涵盖了老中青三代,这也可以看出《中国好声音》为扩大受众年龄圈层而做出的努力。而新加入的“一键闭麦”设置,也让节目变得更加具有话题性,节目播出当晚,#李荣浩被闭麦#等话题登上热搜。

 

在《中国好声音》走过8个年头后,节目对观众来说已经少了些新鲜感,而且在音乐综艺爆发的今天,具备看点的选手数量在减少。但是,亮点减少,好声音的品牌影响力并未下降,前七季的节目冠名费超过了20亿元,而今年的冠名商仍为前两季的OPPO,冠名费或仍在5亿之上。

1

质疑中首播夺冠

“综八代”好声音寻求转变

时间回到2012年,《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开播,在有着一套成熟的综艺模式下,《中国好声音》在当时成为了现象级爆款综艺,并一举打造出了梁博、金志文、吉克隽逸、吴莫愁、袁娅维等热门选手。《中国好声音》也开创了音乐综艺的传奇之路,第一季就已收视率破5的表现收官,直至改名为《中国新歌声》前,节目收视率一直保持着在4%之上。

500

但是,随着改名风波、主持人变化等原因,《中国好声音》的质疑声在不断变大,其中《中国新歌声》第二季的全季平均收视率仅有2.213%,豆瓣评分更是低至5.1,成为“好声音”系列最差。

 

如今,《中国好声音》已经来到了第八个年头,虽然它的关注度相较于最初几年有所下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根据酷云实时的数据显示,7月19日21时,《中国好声音2019》以1.5%的收视率开播,节目一经播出,收视率便在快速上涨,在22时左右,节目关注度达到峰值,收视率超过2.6%,结合CSM的实时收视率数据,《中国好声音2019》仍拿下了同时段的收视冠军。

500

《中国好声音2019》相较于去年也迎来很多改变,首先是导师团成员的变动。不同于去年的全男导师团,今年导师团三男一女的“标配”阵容,四位导师老中青俱全,包括资深导师哈林、那英以及首次来到《中国好声音》舞台的中生代代表王力宏和新生代代表李荣浩。

 

节目组邀请王力宏、李荣浩作为导师团中的一员,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拉近与年轻观众的距离,《中国好声音2019》总导演金磊对两位新晋导师的到来也表达了极高的期待:“目前我特别期待李荣浩和王力宏的碰撞,因为他们代表了两代音乐人,而且都对情歌有着自己非常独到的表达。”

500

其次,《中国好声音2019》取消了上季的现场百人待机室,重新恢复了经典家属室,并不对盲选环节的选手人数限制。

 

最后,为了使导师抢人环节更具看点,《中国好声音2019》新加入了“一键闭麦”环节,即在导师抢人环节,导师之间可以拍下“闭麦”按钮,让对方转身并不能讲话。金磊表示“这些环节的设置都是为节目内核服务,能更好地‘逼’出导师与学员们的真实状态。”

500

节目播出当晚#李荣浩被闭麦#这一话题就登上了微博热搜榜的第二位,此外,#王力宏封麦那英#也登上了微博热搜,从首期的播出效果来看,这一模式的加入的确让节目更具话题性了。

2

为灿星带来超三成收入

八季总冠名费超27亿

《中国好声音》不仅维持了其强大的生命力,其吸金能力也未现疲态。2012年,版权费仅200万的《中国好声音》,首季冠名费就高达6000万;第二季冠名费更是翻倍飙升至了2亿;第三季冠名费2.5亿,广告总收益13亿;第四季冠名费达到3.5亿元,随后更是宣布冠军前的广告价格达到了每秒50万的价格。

 

而其背后的制作方灿星文化更是赚得盆满钵满,《中国好声音》采取的是制播分离模式,灿星文化以收视对赌的方式,直接参与了这档节目的广告分成,凭借节目的超高收视,灿星文化获得了巨大的利润。

 

灿星文化在2012年期间,单凭《中国好声音》一个节目收入就已经达到了2.2亿,在2013年《中国好声音》的盈利达到了3.35亿,在当时国内的节目制作公司中,这样的收入数字绝对排名首位。

500

而随着灿星文化和《中国好声音》版权方Talpa、唐德三方的版权纠纷,使灿星文化与Talpa双方终止合作。2016年7月,灿星文化只能用《中国新歌声》来继续“好声音”,但是在经历如此大的变动之后,节目的冠名商由加多宝变为了法兰琳卡,但仍拿到了4亿冠名费,广告收益更是超过20亿。

 


​在第六季的时候,灿星文化重新拿回版权,《中国新歌声》重新变为《中国好声音》,冠名商也从此变为了OPPO。据网上爆料,OPPO的代言费都超过了5亿人民币,在今年这一数字并不会下降。

 

在好声音代言费日益高涨下,2014年起便着手准备IPO,但碍于各种原因终未能如愿的灿星文化也终于迎来曙光,2018年12月,灿星文化递交了招股书,而这其中对于灿星文化帮助最大的就是《中国好声音》。

 

招股书显示,公司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营业收入分别为24.62亿元、27.1亿元、20.58亿元和2.6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1亿元、7.3亿元、4.5亿元和691万元。

500

其中,2015年以来,《中国好声音》每一个报告期内,为公司带来的营收占到总营收的三成以上。招股书显示,在2015年~2017年,《中国好声音》(2016/2017年为《中国新歌声》)节目制作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6.43%、37.33%、32.33%。

3

音综数量类型迎来爆发

节目玩法、选手质量成问题

即使《中国好声音2019》的商业价值并未出现下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随着网络综艺的迸发,卫视综艺的生存愈发艰难。

 

为了适应找到与破局之路,《中国好声音2019》做了诸多改变,但在观众看来,这一切仍是换汤不换药,这依旧是一个由导师主导的音乐综艺,导师的戏份远比选手和音乐本身的戏份更加出色。

500

的确,在好声音系列遇到瓶颈之时,是导师拯救了它。2014年,《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平均收视虽然仍在4%以上,但是收视已经有所下滑。2005年,第四季的《中国好声音》邀请到了周杰伦的加盟,这使得节目关注度迅速提升,还曾一举打破由第一季所保持的单集收视纪录。

 

但这也让《中国好声音》在关注导师的时候有些削弱了音乐本来的精彩。有观众表示,《中国好声音》已经由一档音乐综艺变成了导师脱口秀综艺。

 

造成导师大于音乐性的背后原因之一,是整个行业选手看点的匮乏。对于一档选秀类的音乐综艺来说,只有不断推出现象级选手,才能延续节目现象级热度。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好声音》是国产音乐综艺蓬勃发展的开始,当时国内的音乐综艺数量十分稀少,所以《中国好声音》在当时并无敌手。优秀的音乐选手大量涌入《中国好声音》的舞台,前三季的冠军梁博、李琦、张碧晨都是具有个人特色的实力唱将,如今也已经成长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艺人。

500

但在《中国好声音》之后,国产音乐综艺的数量和质量都迎来突飞猛进,《我是歌手》《跨界歌王》《金曲捞》《蒙面唱将猜猜猜》等音乐综艺不断迸发,对于选手数量来说是一个消耗十分巨大的过程,这也使观众对于音乐综艺多少有些审美疲劳,音乐综艺的生存环境也在愈加困难。

 

而且最近两年视频平台的音乐综艺更是在不断蚕食着卫视音乐综艺的市场。据骨朵数据显示,在最近一周的网综热度TOP5中,就有《中国新说唱2019》《明日之子第三季》《乐队的夏天》三部音乐综艺。

500

网络综艺凭借着其更加灵活的玩法,可以很好地避免与卫视平台共同瓜分选手的处境。比如聚焦圈层文化的《中国新说唱》,嘻哈是一个相对小众的音乐类型,选手登台的机会十分稀少,所以在第一季时,节目也诞生了大量破圈的嘻哈歌手。

 

但随着《中国新说唱》来到第三季,选手中也开始出现了大量熟面孔,而像《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之类的养成类音乐综艺,消耗选手的速度更是迅速。可见音乐综艺要想长期维持选手的质量和新鲜感是十分困难的,在音乐综艺爆发的时代,一个综艺的生存周期正变得越来越短,《中国好声音》在第八季能取得当下的成绩已经实属不易。

 

本文首发微信号:剧焦一线(ID:TVfocus)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雄安   |   新闻   |   招聘信息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