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热门搜索:雄安生活门户 
本网供稿:雄安生活门户
当前位置:雄安生活门户-提供热门的雄安新闻和本地便民生活服务信息! > 新闻 >
 

乌克邪恶世界血色星期一主题曲兰人淹死,是为了让中国人辟邪

来源:未知  日期:2019-07-19 22:07:22  浏览次数:59

琥珀是树脂化石,由4500—9900万年前的松柏科植物的树脂滴落,在地下经千万年的压力和热力的作用石化而形成。

500

在欧洲的地位仿佛中国的玉器

(图片来自wikipedia@)

它外观美丽,常被当作珠宝、装饰品,在宗教和医药行业也有广泛应用,价格昂贵,但因种类、大小、形状、颜色、内部昆虫不同也存在较大差异。比如于老师家人尽皆知的那块长颈鹿珀,就是珍品中的珍品。

500

长颈鹿珀

而波罗的海地区是世界上重要的琥珀产区,共生产了全世界80%以上的琥珀。然而合法的琥珀开采业难以满足市场广大的需求,罪恶的非法琥珀开采便有了生长的土壤。

500

偷拍到的非法开采场景 

(图片截自youtube@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金子一发光,就被人盯上

四千万年前,欧洲北部有大片的森林,在当时温暖的气候条件下,树脂从松杉(那时还是松杉的祖先)里中流到地下。经过快速的地层掩埋、挤压与地热变化,树脂得以变成化石。到了今天,北欧大片陆地变为海底,这也是何以世上的琥珀大多出产于波罗的海沿岸的原因。

波罗的海周边国家

500

波罗的海地区的琥珀包含了从乳白色到黄色再到黑色的大约250种色调,尤其是俄罗斯波罗的海飞地加里宁格勒,以及波兰、立陶宛等国家,都是世界琥珀的名产地。当年瑞典人拼了性命也要打通的贸易路线“琥珀之路”(Amber Road)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去玩的同学可以去海边走一走找一找

500

在波罗的海附近,由于琥珀产量大,当地人甚至不吝奢侈地用琥珀造房子。比如俄罗斯圣彼得堡附近凯瑟琳宫内,就曾有一座通体由琥珀和黄金装饰而成的及其奢华的“琥珀宫”,18~20世纪间,该建筑一度被称作“世界第八大奇迹”。二战时琥珀宫被德军占据,并被拆装带回德国,最后却丢失了下落,至今不明。

1931年的原始琥珀宫

现在的琥珀宫是二战后长时间重建而成

(图片来自wikipedia@showBranson DeCou)

500

但是2003年,经过俄罗斯工匠数十年的努力,在德国的帮助下,重建的琥珀厅得以在凯瑟琳宫重新落成。

可见琥珀的贵重真是自古以来的。

俄国人重建这个也是不遗余力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jeanyfan)

500

自2000年以来,琥珀价格几乎上涨了十倍,重量大于一公斤、拳头尺寸大小的乳白色琥珀现在可以卖上数万美元;平均价格根据实体质量可以达到每公斤150美元至4,500美元之间。

波罗的海生琥珀50g卖到了7.99欧元

约合每公斤182美元

属于略低的范围

500

和所有暴利行业一样,机智的投机者感知到了市场的需求,就在非法开采琥珀中找到了发财途径。其实早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琥珀开采业就逐渐像其他工业一样,沾上了罪恶的污点。

非法琥珀开采业在波罗的海附近的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广泛存在,并且屡禁不止。

权力的真空地带

便是各种灰色力量的温床

500

明知非法,但还是欲罢不能啊  

一个正常人,但凡能在从事合法工作的情况下体面舒服地活着,都不会去参与非法勾当。所以,参与非法琥珀开采的人,也基本是被生活逼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

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整体生活水平低于欧盟平均值,贫富差距又比较大,贫穷的人就要么甘于一直过悲惨的生活,要么穷则思“变”,给自己找条“好”路。

波罗的海地区众多人民陷入贫困风险

高于欧盟平均水平

500

35岁的亚历山大·科莱斯尼琴科就就是波兰穷人中的一员。他原本是个学前教师,妻子失去双臂无法工作,家中还有两个上小学的娃娃,养家的重担都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肩上。在连着三周没吃荤腥的煎熬中,看着女儿瘦小的身体,他拨通了“中介”的电话,在距加里宁格勒仅仅几公里的琥珀开采地开启了他的新生活,成为了“黑色挖掘者”(black diggers,当地人对非法挖掘琥珀者的称呼)的一员。

一大群黑色挖掘者挖得不亦乐乎

(图片截自youtube@NODUM tying a knot of varieties)

500

不仅是本地人,参与非法琥珀开采的还有看不到前途的难民。难民危机后,欧盟国家深陷泥潭,许多难民选择先搬到波罗的海附近国家,再做进一步打算。但是波罗的海国家经历过苏联时代,虽然现在经济发达,对难民的接受度却相对保守,难民在这里生活得并不是很好。

虽然更想去德国

不过波罗的海国家也不错

500

比如在德国,难民会得到政府安排的住所和每月400欧的补助,但在拉脱维亚每月只有139欧元的补助,差距还是很大的。有一些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的难民,就跳入了他们不熟悉的海里,做起了琥珀猎人。

有没有想起古代的采珠产业?

500

国际反腐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加里宁格勒分部主任表示:“这(非法开采琥珀)非常容易赚钱,在别的任何地方根本没法如此迅速地赚这么多钱,最少一个月也能赚10至20万卢布(约1549至3098美元),顺利的话每月赚5000美元也不是问题。”

而相比之下,俄罗斯工厂工人平均每月还赚不到1000美元,而在乌克兰每月则为200美元不到。挖琥珀真可谓暴利行业了。

其实很累

万一运气不好也赚不到多少

(图片截自youtube@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500

在4月至11月是琥珀的挖掘旺季,一个挖掘者如果足够勤劳,甚至可以在这段时间内赚到够买一套房子的钱。

当然,开采琥珀纵然高收益,存在的高风险也要自己担着。

挖掘者可以选择陆上开采或者水下开采。陆上采矿明确是非法的,但潜水开采的法律地位尚不明确,因此后者更受胆小人士的青睐。

陆上开采

(图片截自youtube@NODUM tying a knot of varieties)

500

在进行挖掘作业时,非掘者们要时刻提防警察出现的可能性,因此他们整个过程战战兢兢高度戒备,随时准备收起他们的泵,管子等开采工具和挖到的成果,在有警察出现的苗头时冲进他们的破旧苏联制吉普车逃走。

说着说着警察就出现了

(图片截自youtube@NODUM tying a knot of varieties)

500

就算没被警察抓,开采过程本身已处于高危环境之中了。由于非法开采不受政府监管的性质,矿工们几乎没有任何安保和援救措施,一个人一旦出了事可能就没了。如去年1月10日,一名身穿水肺潜水服的尸体在立陶宛海岸上被发现,而这名21岁的男子,正是九天前因潜水找琥珀而失踪的一位。

对“黑色挖掘者”而言,这种风险在赚得盆满钵满的机会下根本不值一提:在这些人孜孜不倦的“努力”下,非法开采琥珀的数量每年高达350吨至400吨,是官方数字的十倍。

各式各样的波罗的海琥珀

(图片来自wikipedia@Homik8 Michal Kosior)

500

有需求就有市场,有买卖就有杀害

那么,被挖掘出的琥珀下一步是什么命运?迅速转手。

批发琥珀的买家距离琥珀坑并不远,琥珀被挖出之后会迅速被转售给当地的珠宝商或走私到国外。波兰无线电曾报告说,自2012年以来,遭到罚没的走私琥珀几乎增加了四倍。

那么琥珀最终的流落地是哪里?说来有些不好意思,中国人是这些琥珀的重要客户。

在格但斯克举行的

世界最大琥珀博览会到处都是中国人

500

近年来,我国最近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琥珀消费国,琥珀的价格上涨一大部分原因是拜我国的需求所赐——中国琥珀消费量占了全球总量的70%以上。

琥珀之所以受国人欢迎,是因为琥珀在我国被认为有益健康,能带来好运。于是买家们成群结队地前往波罗的海地区,寻找在佛教中被当做圣石的乳白色琥珀,甚至出现过多起中国人前往波罗的海寻找琥珀而失踪的案件。(真的是有哪里买卖哪里就有杀害啊,只不过杀的是自己……)

琥珀加工

加工完就可以佩戴辟邪了

(图片截自youtube@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500

500

显然,非法开采琥珀并不是什么好事,它带来的影响也不仅仅是让我国失踪了几个人这么单纯。

非法的琥珀开采对环境造成了难以估量的破坏。不过关的开采技术毁掉了大面积的森林,经过暴力开采后的琥珀坑变得像月球表面一样贫瘠荒芜。而这废弃掉的贫瘠土地,无法用以农业或其他用途,只能荒废。在过去三年中,估计有超过2,000公顷的乌克兰土地被非法采矿摧毁。

琥珀挖掘后废弃的土地

(图片截自youube@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500

对环境的影响还只是一方面。与美国的淘金热一样,由于开采琥珀的团体众多,团体间产生冲突而导致各种伤亡也是在所难免。比如2017年1月15日,两个琥珀开采团体在乌克兰奥列夫斯克的一家咖啡店发生冲突,导致一人当场死亡,另一人严重受伤。

类似的暴力事件完全是司空见惯,甚至在挖掘作业时,有的矿工会将手榴弹,枪支和刀具随身携带,以防遭到别的团体的攻击,沦为炮灰。

既然非法开采的后果恶劣,为什么不将其合法化呢?其实乌克兰、波兰、俄罗斯一些官员希望琥珀私人开采能够合法化,但是矿工们显然不这么希望。在他们眼里,政府过于腐败,一旦琥珀开采合法化,采矿就要交税,交的税很大概率上还是会被贪污掉,并没有用到正确的地方,显然没有自己开采赚钱来得舒服。

一位旷工表示不愿合法化

(图片截自youtube@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500

矿工们的思虑是有道理的。腐败是蔓延在警方和政府的老大难问题,有些矿工表示,只要“表示”一下,警察就很乐意“什么都没看到”,这样一来采矿的利润可能在警察的“协助”下变得更高。

但如果你不懂行情、没有表示,警察就会追到家中逮捕你非法挖掘琥珀坑。

这也可以理解。在乌克兰,警察工资比较低,大概每月150美元左右,与一公斤琥珀的最低价格相同。因此,接受贿赂,或干脆放弃工作并加入琥珀开采,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了。

不想被带走就表示一下

(图片截自youtube@NODUM tying a knot of varieties)

500

而在俄罗斯,非法采矿琥珀的惩罚仅仅是没收开采工具,再罚个77美元而已。违法成本微不足道,许多矿工愿意在他们被抓住时二话不说就交罚款、交设备,稍后再拿出备用设备继续作业,所以开采行为实际上没受到什么影响。

波罗的海的非法琥珀开采有着广泛的存在基础,正如乌克兰自然资源部长所言:“非法琥珀开采真的是一个非常严重且复杂的问题,它至少与环境,犯罪,社会和经济四个方面紧密相关,所以很难完全跟除掉。”

于是非法开采就有了继续存在的理由,直到被开采完的那一天……

参考文献:

https://www.nbcnews.com/news/world/amber-mining-russia-market-baltic-gold-very-black-n640576

https://www.aljazeera.com/indepth/features/2014/10/illegally-mining-russia-baltic-gold-2014102711495642299.html

https://www.verdict.co.uk/baltic-gold-rush-illegal-amber-mining-russia-ukraine-destroying-environment/  

https://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2017/01/illegal-amber-mining-ukrain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mber_Room

 
雄安   |   新闻   |   招聘信息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