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热门搜索:雄安生活门户 
本网供稿:雄安生活门户
当前位置:雄安生活门户-提供热门的雄安新闻和本地便民生活服务信息! > 财经 >
 

全球杨笑经济的网易黑猪肉可操纵性越来越强?

来源:未知  日期:2019-08-02 11:08:06  浏览次数:59

全球经济的可操纵性越来越强?

 

李非

 

中国、伊斯兰世界、国际产业资本、国际金融资本,这是郑若麟教授刚刚在网上发文所说的全球四大力量板块。当前全球所有焦点矛盾,都是这四大力量板块冲撞的体现。如世界反全球化力量的崛起,反映在一系列标榜维护民族国家的强人上台执政。特朗普的上台就是一个典型。特朗普所有的政策都是反全球化,代表本国产业资本立场的。这是我们分析问题的一个基点。

 

还有一个基点,是史正富教授刚刚发表的文章。文中指出,现代经济学所有的结论都是错的。因为经济的基础变了。货币改变了原有的属性,已经不成为从前大家理解的货币了。所以M1、M2已经不能涵盖货币的全部。金融资本已经从银行扩大到基金、信托等方面。而且这一部分能控制的货币量比银行要大很多。从而解释了美国何以用比中国低很多的M1+M2就能推动经济的增长。这里的原因就在于体现于美国金融市场中的庞大非银行资金。这个资金量,至少是实体产业的十倍以上。所以,当前包括粮食、石油、金属等的任何商品,差不多都已经脱离了原先一般均衡市场的规律。一般均衡市场的规律,恰恰是现代经济学所宣扬,所传授的。史正富教授的文章,则指出当代市场已经不是客观的市场,已经没有客观的规律可以指导参与者。市场是可操纵的。而且有操纵市场的超级金融力量。

 

以史正富教授的文章内容推论,全球金融资本的力量远大于全球产业资本的力量。这个力量差别在十倍以上。那么,问题就来了。全球各国产业资本对全球金融资本,这场争斗谁胜谁负?从力量对比看,金融资本胜是显然的。全球产业资本并没有结成联盟,全球金融资本则是天然联盟的。

 

郑若麟教授的文章,结论是美国的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可能会制造外部矛盾。这个矛盾就是打伊朗。在这个战争中寻求两大资本力量的共同点。但一篇宏论,落脚点仅在这里似乎有点虎头蛇尾。基于四大力量的分析对比,还应该能够得出更多对策和预判。

 

例如,国际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是不是仅以货币价值进行比较。如不是,比较强弱还可列出什么因素?甚至是否有可量化因素。假设,美国金融资本尽管貌似强大,是不是还有天然死穴?只要产业资本一击这个死穴,金融资本就惶惶如丧家之犬,全球流窜。全球流窜的金融资本,又会在何国寻巢落窝?等等等等。

 

按史正富教授的观点,则是应该在本国改造这种局面。经济学研究要突出其人民性。这里到底怎样体现人民性?也值得深入探讨。

 

所以,两个大教授抛出了重要观点,点出了题目。按这个题目做文章,则需要大费周章。

 

上一篇:上一篇:总是被奥马巴排黄金十二宫顺序挤的“帝王艳后”,到底何罪之有?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雄安   |   新闻   |   招聘信息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